“每个人的存在都是宇宙的自我反省” 这是霍金在「大设计」中表达一个观点,也是 @tualatrix 今天告诉我的。

在过去数十年中,我都是在用一种精英主义指导自己的人生,具体体现在我所理解的生命意义上。

生命的意义是什么?我不知道,但我认为,如果我不能创造什么价值的话,这个世界有我和没我有何不同?因此我应该把除了满足个人娱乐之外的时间,都用于创造,不应该浪费一秒在别人身上。

尽管这个方式指导了我数十年,但它把我推向越来越极端的一个方向,无法忍受个人时间被他人任何一丁点的挤占,甚至把我推向如下日常心理活动

  • “如果让我浪费时间,还不如直接把我删除算了”
  • “如果我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主导自己的人生,我活着有什么意义”
  • “除了在这安安静静做会产品,让我干别的还不如过来把我删除了”
  • “怎么就不能安安静静让我做会产品,好想删除我自己”

我平时的想法要比以上四句言辞激烈很多,写的时候换成了比较文明的表现方式。

但今天被 “别人的生命值得你去关注吗?” 这个问题深深困扰。

这是一个非常主观的问题,取决于对方有多少价值,否则我花了力气去帮忙,无非是多了一个人在地球上制造垃圾,吃一些鸡鸭牛羊,有什么用呢?但自己又有多少价值呢?或许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大,取决于谁来衡量。

朋友说,他也认同这个观点,但这是一种激进的精英主义,极端起来就是纳粹。

最终,我接受了 “每个人的存在都是宇宙的自我反省” 这个观点,即生命的价值不应该主观去衡量,他只是一种客观的存在。

而对于自己,如果在追求更崇高的意义的话,则无需去计较这种波动和改变,努力前行,努力反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