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离开北京,以及为什么可以

这并不是一个新的话题,从前几年开始就不停的有人离开北京,有人回到北京,我决定写一篇文章,来告诉你我是怎么想的。 北京很好 每一个抉择都是一种交换,拿你现在愿意放弃的东西,交换你觉得更重要的东西。 北京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地方,这里每天都在诞生很多新的想法,常常领先南方半年。在这座城市你可以尽情的做你想做的东西,周围没有安逸,全是躁动。 北京也是全国技术氛围最好的城市,到处都是大佬,大牛,大腿。 北京还是全国钱最多的地方,在这里你有很多很好的资源可以去争取。 为什么要离开北京呢?这要说到我去年年底做的一个决定,追求自由。我选择用北京一切美好的地方,来交换我所需要的自由。 自由很重要 自由虽然是相对的,但是却分为自我约束和被约束。2015 年底我因为公司被并购来到北京,两年时间,我逐渐感受到了更多被约束的感觉,

Windows

5 分钟给 Windows 10 配置一个混合 Linux 的开发环境

之前攒了一台 PC 后因为性能远远强于 Mac 加之 N 卡可以很痛快的在上面使用,所以越来越多的使用 PC 作为日常环境。 但 Windows 10 自带的那套终端环境和包管理实在是看不下去,折腾来折腾去,终于有了一个比较好的方案。 包管理 Chocolatey Chocolatey https://chocolatey.org/ 可以很方便使用 choco 命令来安装 GNU 组件或者其他 Windows 软件,是完美的 Homebrew 替代品。 使用管理员模式打开

2018.2.2

So 一个月过去了 除了学了不少东西以外,也观察着自己,开始更加了解自己和人性。 在家里蹲之前,很多矛盾是外在的,家里蹲之后,很多矛盾是内在的,随着注意点的转移,矛盾会被放大,但任何时候生活是什么样子都是自己可以选择的,甚至如何去关注这些矛盾也可以选择,自己有这样的成长,也是非常开心。 我发现自己心理成长最有效的时期,总是这种可以尽情反思的阶段。 Po 一直下自己的 Artstation 地址 kevinzhow 当然还没放什么东西。

2018.1.1

2018 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开始,离开了上一家公司,甚至说离开了那个纯粹的互联网行业。 要说原因的话,还是源自一种对自己的不满,感觉自己在逐渐变成自己以前所讨厌的人。背上了机会成本,开始瞻前顾后。 所以最终 2017 年的年底,结束了这种状态,把自己重新放到野外,用一种新的视角去看自己,看世界。去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式,改造自己,做一次升级。 因此 2018 年,要更高效的提升自己的能力,做更多具备稀缺性和自我认同的事情。 做一个「孤独」的人。

12.28

一年马上就要结束了,两周学习了不少东西,But 为了追求更极致的技艺,从最基础的知识开始学习起,并且在 Notion 上做下笔记。 学习是一件非常充实而快乐的事情,只是身体这两年伤害的比较厉害,最近通过一些刻意的锻炼,来保护下革命的本钱。 作息调整成了老年人,晚上十点睡觉,早上 5-6 点起床。 不再像以前那种搞不完就不想睡的心态了,现在的细水长流很好,或者说,当你身体扛不住的时候,你自然会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方式。

社群的两个问题

现在其实是两个方面的问题,第一个是我们的切入点,社群工具。一个是我们如何上一个台阶的问题。 社群工具 那么以工具服务的就是需要这工具的几种对象 组织 有流量的个人,就叫 KOL 吧 想要做起来社群但什么都没有的个人,就叫素人吧 对 KOL 而言 ,目标明确,需求明确,但是他们可能不会陪着你去熬功能。他们需要一个变现闭环,但不难实现。 对 组织 而言,如何比公众号,微信群等有好用的差异化的点?私密社区也是个答案,但还要融合群聊,文件分享等才行。 对 素人 而言,他们要的很简单,

关于产品体验的一些思考

在写完前两篇,「对社区产品的一些思考」「关于平台的一些思考」我得出的结论是,社区是有迹可循的,但如何做一个平台是没有“答案”的,或者说,成为平台这件事,不应当是产品初级阶段的目标。 产品的体验 体验是什么?打开 App Store 的分类,你会看到 「休闲」「游戏」「娱乐」「教育」「新闻」「书刊」「社交」等等分类,我们可以把实现一个目的方式给人的最终感受,定义为体验。 例如我想「社交」,于是打开了微信,在使用微信的过程中相对于我目的的感受,就是微信的体验。

关于平台的一些思考

写完上一篇「关于社区的一些思考」脑中依旧思绪翻腾,最后我写下了一句话 “最终的精致内容运营的社区不能躺着赚钱,因为他们不是平台”。 做平台这件事,是不论是创业者还是巨头都在追逐的共生关系。无论切入点是什么,最终都是想做成一个长青平台。 那么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平台? 我认为一个平台要具备以下几个基础角色 消费者,提供流量,消费内容 生产者,提供内容,转化流量 平台方,制定规则 & 提供基础设施 这一点和社区几乎是一致的,或者说,这是很多产品存续的基础条件,只是对这三个变量的值要求不一。 平台的一个基础特征是,只要有持续不断的流量,就可以持续催生生产者,当这个平台诞生了「流量转化神话」后,就会具备「

前端简史 1 - 戏说前端技术演化历程

一次痛点之旅 学习技术之前,应当先了解这个技术诞生的历史原因和其想要解决的问题,这样才能理解他为什么这样设计,没有技术能解决一切问题,每一个技术的创造者,都有一个不得不解决的痛点。 1989 - HTML 诞生 欧洲核物理实验室搞物理研究的蒂姆·伯纳斯-李(现在是万维网国际基金会的主席)觉得和同事们分享文档太麻烦了,他琢磨着老是拿着磁盘拷贝来拷贝区的太笨了,咱们应该搞一个可以在网络上直接传输文本的。 HTTP 的提议 于是他提出了 HTML 这个东西,并且写了个浏览器。 世界上第一个 HTML 文件,跑在乔布斯 NeXT 上,NeXT 也是 1989 年才真正开始量产的,

安藤忠雄都市彷徨 - 产品设计美学的跨界书单

安藤忠雄的哲学可以用非常大白话的一句来概括——努力奔跑就可以看到不一样的风景。 追求极致,就是他的符号。 安藤忠雄把旅行当作唯一的老师,认为建筑不应该通过媒介去看,应该去那里感受建筑的空间对五感的立体影响。作为非科班出身的建筑师,他花了七年时间游历世界,学习建筑。 巴黎 在巴黎他见到了柯布西埃。 如果说柯布西埃对安藤忠雄有什么巨大的影响的话,那应该是柯布西埃最后一个建筑。朗香教堂。 柯布西埃最后一个建筑反常的突破了他秉持了一生的风格。他希望向上帝呐喊,构建了朗香教堂。 朗香教堂的光影空间,深深的影响了安藤忠雄。 波士顿 若要成为创作者,就应该常去追寻极限的状态。 封塔纳一辈子都在做一件事,就是用刀子划帆布。他只是在表达一个事情,在这个简单的事情上,寻求超越。 日本 在日本,有一次他跑步的时候,有个朋友过来跟他说了这句话—— 年轻人,

杜尚访谈录 - 产品设计美学的跨界书单

杜尚访谈录的核心,一直在围绕自由。他的一生,都是在享受真正的自由。 如果你没回忆起杜尚是谁,那看这幅画,下楼梯的裸女…… 杜尚是为数不多生前名利双收的艺术家,另外一个是毕加索。但是他后期完全改了方向,开始下棋,并且出了本棋谱。 艺术的终极,也许不是实物的作品,它可以是每一次呼吸。 他自己这么评价 “我后来已经不再想画画了,画画已经过时了,我只是想找一种方式自我表达而已,如果你非要问我作品,我的每一次呼吸就是我的作品”。 他为了讽刺艺术解读,做了个马桶,然后写上自己的名字。他说,这个马桶什么都不是,但是因为我出名了,只要写上我的名字,他就是艺术品了。 他认为,艺术不应该是什么了不得东西。不应该是画画才是,不应该是雕塑才是。

「日本的八个审美意识」产品设计美学的跨界书单

6月26日进化营群分享 by 周楷雯 大家好,我是 Kevin,字里行间( zi.com )的产品负责人。从 2015 年开始我觉得行业内的设计作品能给我的灵感,感动,已经越来越少,看来看去都是一些重复的东西。所以开始探寻跨界设计师的想法,因此这次,就是以三本书作为载体,来分享一些关于产品设计美学的跨界感悟。 第一本是黑川雅之老师的,日本的八个审美意识,这本书是我在北京三里屯的 Page One 买的。这本书读完解决了我一个问题 : 当我们在审美日本设计时,我们所赞美的到底是什么? 第一个,微 微来自于东西方宗教哲学的不同,西方的宗教,

微信小程序不是机遇,它只是用户价值

上周微信小程序发布,反正我是没被戳到 G 点,但是整个朋友圈却人声鼎沸,仿佛自己回到了 2012 年公众账号推出的时代,能够预见未来。 萧伯纳说,人生有两出悲剧,一是万念俱灰,一是踌躇满志。 这一周充满了悲剧色彩。 为什么我不认为它是机遇呢?一个平台的成功需要有一个大前提,就是能够打破旧有的阶级,开放出新的上升通道,完成阶级流动。一个平台承载的就是美国梦。公众账号让原本在微博上不能成名的人,可以完成从屌丝到自媒体的转变,甚至具备极大的影响力。 如果说小程序有这样的早期红利的话,那么很可惜,他也不在屌丝手里,收到内测邀请的人都是现在公众账号的利益既得者,小程序只是对他们的一次增益。 如果你以投机的心态去做微信小程序,那么可能你会大失所望,小程序是微信对用户价值的一次表达,微信用自身的影响力,去逼大家给产品做减法。

回顾过去用过的 Web 框架

今晚在 Twitter 上和 @tualarix 聊起了 Go,心血来潮想写一个 Web 框架的回顾,于是选了一些我用的比较多的 Web 框架来逼逼一番。 聊 Web 框架之前,我们还是要先达成一个共识,就是没有什么框架是银弹,可以搞定所有问题,只有最适合你当前业务的框架和语言。 而作为一个开发者,片面的信仰任何一种技术都是不负责任的,因此这篇文章,目的不是比谁最牛逼,而是谈谈这些框架都好玩在什么地方。 Ruby on Rails 是效率的极致 2011 年我开始用 RoR 和 MongoDB

好吧,Google Allo 有用吗?

今天 Google 发布了将近半年前吹的牛逼 Google Allo 我们都很 Excited 但是登陆之后分分钟觉得没什么卵用,下面我们来说一说这些没有卵用的功能(贴纸什么的就不提了),一个有用的,一个没用的。 智能回复 这个功能是为懒人准备的,Allo 通过深度学习掌握了你的语言习惯,然后可以在朋友发来信息的时候,分析出几种回答,你点一下就可以选出自己的回答。 看起来很酷,但是本质上是在科技炫技,朋友发来一张照片,你选一下 Excited,对话结束。 这个功能让沟通变的索然无味,全是套路。 智能助理 其实最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,就是 Bot 这种方式到底适合什么样子的内容交互。 Google

为什么应该开始使用 React Native 了

在讨论技术方案之前,我们先达成一个共识,如果你的 App 是开发给用户使用的,那么用户并不关心你用的是什么技术方案。因此技术选型,应当是平衡用户体验和开发效率,在这两者之间,应当是满足了用户体验后,再去谈开发效率。 不幸的是,在移动端用户对体验的要求是很高的,而且越来越高。之前我也说,每个 Android 开发者都应该有一个 iPhone,这样才能知道 App 的体验做到什么地步才算及格。这或许会让一些玻璃心的人感到很难受,但我认识的高水平的 Android 开发者,无一例外日常都是在使用 iPhone 或至少有 iPhone 手机。 在过去的半年里,我尝试了三个跨平台的开发工具,

life

对生活要进行一些迭代

今天是儿童节,天气并没有因此万里无云,但是小病初愈,心情倒是很舒畅。 回顾过去半年,技术上取得一些小的进步,学了些 React.js 和 ES6,也对 Docker 有了更深入的认识。精神世界读了《硅谷钢铁侠》,另外一本在读的是台版的 《成为乔布斯》,现代的书虽然好读又快餐,但是读多了也了然无味,就像给家里新装的小米盒子,拿着遥控器按半天反而更加空虚。 所以接下来的半年,我要读一些没用的老书,加强体育锻炼,提升自己的颜值,每天不在看什么新闻了。 尤其是数码产品的新闻。 数码产品真的很像毒品,虽然我没吸过毒,但是想想也差不多,无非是一种精神力的分散,愉悦后的莫大空虚。